歡迎訪問S11競猜中國歷史網!

亂世紅顏陳圓圓如何力勸吳三桂別殺永歷帝

時間:2019-09-17 10:30作者:

  亂世紅顏陳圓圓如何力勸吳三桂別殺永歷帝

  吳三桂占據云南后,深入緬甸境內擒獲南明流亡政府的永歷帝為勸說吳三桂別殺永歷帝,陳圓圓故意登樓北望,遲遲不下來三桂問其緣故,陳圓圓答:“妾北方人也,望家鄉耳!”三桂開玩笑:“我就是你的家鄉你還有何故鄉可思?”

  陳圓圓正色道:“妾昔讀古人書,說的是廉頗之思趙將、吳子之泣西河,故國懷念,英雄且有之況妾一小兒女耶?”三桂聽了有點不好意思:連小女子都知道思鄉,這不是在諷刺自己枉為男人嗎?吳三桂穿著清朝官服去見階下囚永歷帝陳圓圓勸他還是該穿明朝服裝吳三桂挺給陳圓圓面子的,折衷了一下:脫下清裝,先穿明裝在內,再在外面披上清裝,謊稱到永歷帝住處,再卸去外套,以明服相見陳圓圓難得地露出笑臉:“君若能撫存朱明遺裔,故念朱明江山,即見之可也”只是,吳三桂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哄陳圓圓,怕她傷心最后,他還是瞞過陳圓圓逼死了永歷帝

  絡配圖

  亂世紅顏陳圓圓

  洪燭

  表面上看,陳圓圓是明清交替那段歷史的大花瓶

  ,被你爭過來我搶過去,代替了那只若隱若現的鼎,成為舞臺中央的道具其實,她并不是花瓶式的女人,還是很有主見的,也不乏計謀周旋于幾個舉足輕重的男人之間,卻游刃有余,把自己保護得好好的當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借清兵入關,把李自成圍困在北京城里,李自成在城樓上把吳三桂父親吳襄及家屬三十余口斬殺,卻手下留情,單單留下個陳圓圓吳三桂逐一查驗城頭上擲下的親友首級,獨不見陳圓圓,便猜測到李自成將其據為己有

  李自成突圍,也沒忘記帶上陳圓圓,為掩飾私情,還跟部下說這是可脅迫吳三桂的人質即今世所謂人體盾牌也逃到山西地界,吳三桂仍窮追不舍聰明的陳圓圓,想出脫身之計,嚇唬李自成:你帶著我,跑到哪里,三桂肯定追到哪里,他不只是恨你才猛追的,還因為愛我,愛而不舍大王不如把我放了,三桂一找到我,心中石頭落地,必然顧不上追殺大王了

  李自成也想脫身呢,一面許諾日后轉敗為勝再續前緣,必立陳圓圓為后,一面留給她一支令箭,說自己的部下見此物必不敢加害

  陳圓圓藏進一戶農家,將李自成令箭掛在門外果然,直到兵馬過盡,也無人擅自闖入騷擾陳圓圓就這樣等到了追趕不迭的吳三桂

  見面先大哭:妾忍辱負重,為了能再見將軍一面今天見到,可以無憾地死了拔出剪刀假裝要自刎弄得吳三桂心都要碎了,連忙奪刀,把淚流滿面的陳圓圓抱?。翰还帜愣脊治疫^去的事都別提了以后我們再不會分開了

  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吳三桂對陳圓圓的感情更深了陳圓圓既擺脫了李自成的侵害,又沒有失去吳三桂的歡愛,在兵荒馬亂之中,能如此保全自己,真是既有勇氣,又有智商,你說她容易嗎?

  人們常以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的例子,來證明紅顏禍水論,證明美女的有害,不僅傾國傾城,還可能禍國甚至到了當代還有類似的觀點:常在街上看美女,養眼,養心,促進血液循環,有可能長壽,而把美女娶回家則是另一回事了,擔心,鬧心,既不好相處,又讓人患得患失,折壽說起陳圓圓,則視之為招惹是非的美女

  絡配圖

  我很反對這種以偏概全的歷史觀崇禎皇帝拒絕陳圓圓入宮,不也沒保住江山社稷嗎?明朝的覆滅都是各路男人們相互爭斗而造成的,是男人們鬧的亂子,干嘛最后要讓一個弱女子來買單啊?如果沒有陳圓圓的因素,我不相信吳三桂就不會投靠多爾袞了,舊主子倒臺了,像他這樣待價而沽的一方諸侯,必定要尋找新主子的,在李自成與多爾袞之間,他要選擇一個更過硬的靠山經過審時度勢,幾經猶豫,最終把寶押在了多爾袞一方報復李自成奪愛之仇,不過是掛在嘴上的理由,以掩蓋自己引狼入室之罪過

  相比這一系列爭權奪利的男人而言,陳圓圓反而是無辜的她本是個小女人,只想依靠著如意郎君,或風花雪月或茶米油鹽地安度一輩子,偏偏樹欲靜而風不止,被拋到風口浪尖,仿佛舉手投足,都可能影響到歷史天平的傾斜度她哪能擔得起這么重的?她愛吳三桂,這有錯嗎?她愛的時候,吳三桂還是大明王朝的頂梁柱呢誰料到這根柱子會變形、扭曲?因為這一點,她就成為替男人背黑鍋的女人不僅替吳三桂的降清背黑鍋,還要替明朝的覆滅背黑鍋

  其實,陳圓圓比吳三桂要識大體,重氣節她阻攔吳三桂追剿李自成,勸他立馬趕回北京,以防建州九王(多爾袞)乘虛而入,定鼎北京在《吳三桂演義》中,陳圓圓幾番提醒吳三桂不要讓建州九王漁翁得利:“恐將軍統兵西行,而九王己是定鼎北京矣……若不幸為妾所料,是將軍雖破逆闖而負罪多矣今乘逆闖窮促之計,實無勞將軍虎威,方今為大局計,將軍宜迅回北京,以看九王動靜,或者九王以將軍兵威尚盛,將有戒心不然中國已絕望矣”

  吳三桂聽從陳圓圓之計,傳令回軍,剛走到河北,便聽說多爾袞已定鼎北京,自為攝政王并候建州主前來即位吳三桂也就斷了恢復明室的念頭,死心塌地為外族效勞不久,接受賜封為平西王按道理,陳圓圓也順理成章地升為平西王妃,可她一點不開心當吳三桂奉命挈眷同赴滇中鎮守,只有陳圓圓一人,不愿同行:“妾昔年被陷,致系囚于闖賊之手,即欲一死,懼無以自明

  絡配圖

  今幸自成已殞,王爺又已成名請王爺體諒妾心,恩準妾束發修行,以終余年,得日坐蒲團,懺悔前過,實妾之幸也”吳三桂哪里舍得她離去,執意邀請她共享榮華寶貴陳圓圓急了:“妾非不知王爺愛妾之心,但王爺若不俯從妾愿,妾將臭名萬載,不可復為人矣!”她見吳三桂很吃驚,又耐心解釋:“妾身在玉峰為歌伎,乃田藩府以千金購妾而歸,又不能托田府以終身,隨獻與大明先帝先帝以國事憂勞,故弗能納后乃得侍王爺,惜王爺當日以奉命出鎮寧遠,使妾不能隨侍左右,致李闖入京,被擄于賊中,復千謀百計,始得再與王爺相見數年以來,東西南北,無所適從,任人遷徙,既不能從一而終,后世將妾失身于賊,無復郝然人世,何以自明?故妾非舍大王而去,實不得已耳!”

  這就是陳圓圓在顛沛流離的過程中最真實的心理活動能夠看出:她很愛惜羽毛、注重名譽至少比吳三桂之流更在乎當世的評價與后人的看法“亂世佳人”似乎比“亂世英雄”更有定力,也更愛干凈李自成、吳三桂等等男人,要么今朝有酒今朝醉,要么有奶便是娘,哪管別人雪上加霜,哪管身后洪水滔天他們真該在李香君、陳圓圓之類女流面前臉紅

  《吳三桂演義》確實寫到吳三桂在陳圓圓面前的慚愧:“吳三桂聽到這里,心上更不自在因陳圓圓是一個婦人,尚知從一而終之義,自己今日實難以自問,更無話可答”

  他還一聲長嘆:“今吾羞見此紅粉女兒也”

  圓圓跪下哭求三桂準許自己斬斷俗緣,三桂百感交集地扶她起來,答應到云南后,專門為她建造一座凈修之室,以滿足她遁入空門的志愿但今天,確實不忍心把她獨自拋棄在兵荒馬亂之地

  吳三桂占據云南后,深入緬甸境內擒獲了南明流亡政府的永歷帝為勸說吳三桂別殺永歷帝,陳圓圓故意登樓北望,遲遲不下來三桂問其緣故,陳圓圓答:“妾北方人也,望家鄉耳!”三桂開玩笑:“我就是你的家鄉你還有何故鄉可思?”

  陳圓圓正色道:“妾昔讀古人書,說的是廉頗之思趙將、吳子之泣西河,故國懷念,英雄且有之況妾一小兒女耶?”三桂聽了有點不好意思:連小女子都知道思鄉,這不是在諷刺自己枉為男人嗎?

  吳三桂穿著清朝官服去見階下囚永歷帝陳圓圓勸他還是該穿明朝服裝吳三桂挺給陳圓圓面子的,折衷了一下:脫下清裝,先穿明裝在內,再在外面披上清裝,謊稱到永歷帝住處,再卸去外套,以明服相見陳圓圓難得地露出笑臉:“君若能撫存朱明遺裔,故念朱明江山,即見之可也”

  絡配圖

  只是,吳三桂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哄陳圓圓,怕她傷心最后,他還是瞞過陳圓圓逼死了永歷帝

  吳三桂對別人心狠手辣,在陳圓圓面前卻柔情蜜意,有求必應他在云南站穩腳跟,隨即建造一座超豪華的梳妝臺,供陳圓圓居住,以博千金一笑陳圓圓仍然愁眉不展,對吳三桂賣國求榮之舉耿耿于懷,總試圖與之劃清界限她屢屢勸吳三桂別再為自己胡亂燒錢了,要送禮就該送自己最想要的:一間茅舍、一盞青燈、一冊黃卷

  在《吳三桂演義》里,陳圓圓是這樣表明心跡:“妾今榮華極矣!若再享榮華,必増妾累愿得一凈室,閉修慧業,以終余生,并贖前過,此皆大王之賜也”還提醒三桂這是他當初答應的,不要違約

  吳三桂只得在城北的荒郊找了一塊空地,蓋起別墅,名為野園,安置陳圓圓,以順從她遠離塵囂的心愿陳圓圓終于與權焰熾天的藩府拉開了距離,兩人也就無法經常見面很快,吳三桂就有了新歡陳圓圓也樂得清凈,每日閉門誦經,懺悔前情

  明末最有傳奇色彩的兩位名妓,一位是李香君,一位是陳圓圓她們的命運起伏大相逕庭,卻殊途同歸,最終都遁入空門這樣的結局又是她們親自選擇的她倆恰巧又都名列秦淮八艷秦淮八艷中還有卞玉京等幾位,不約而同地以修道度過余生這不是沒有緣故的至少,表示了對世道的失望,對人心的懷疑或者拔高點說,也算一種與清室統領的世俗社會不合作的態度在那連男人都貪生怕死的血腥亂世,女人又能怎么樣呢?她們若能以閉關修行為理由,劃清與俗世的界限,已算很有勇氣的亡國之際,秦淮八艷紛紛洗去鉛華、素面朝天,既放棄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又拒絕了榮華富貴的誘惑,退守于晨鐘暮鼓之中,這本身就是一種精神上的抵抗城門可能攻破,而心扉絕不敞開無論槍林彈雨,還是珠光寶氣,都無法讓她們眨一下眼她們視而不見秦淮八艷,在大是大非的取舍上,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出淤泥而不染

  陳圓圓不是物質女人,不是貪圖享受的女人,她摒棄了王妃的優厚待遇,毅然決然地跨入空門,一定程度上洗刷了亂世濺在她身上的污點也許仍然有許多人誤解她,指責紅顏禍水,我卻是理解并同情她的她可以面無愧色地躋身于秦淮八艷這一群有氣節的烈女子之中對于女人,斬斷情根,斬斷塵緣,不見得比男人殺敵更輕松、更容易對于女人,情都沒有了,就等于心已經死了陳圓圓是個有心病的美人,是層出不窮的離亂,非常人所能承受的壓力,使她害了心病為了了結這塊心病,她只能親手扼殺了那個原本有著世俗愿望的自己,同時也扼殺了痛苦的回憶她死心了

  心死了的美人,再美,又能活多久呢?沒隔很長時間,陳圓圓就身患重病在《吳三桂演義》里,收錄了陳圓圓的遺書,估計是作者假托陳圓圓之口而寫的,對吳三桂不無責怪但也有人說陳圓圓遺書屬實,曾載入清史稿之類古籍“伏以大王起家武功,世受明恩……當國破家亡之際,只坐視以貽誤事機,迨事勢不可為,始借力外人,以伸一時之忿,此大王之深誤也當敵軍既進,神京亦亡,國號遷移,而有天沉地慘之變,大王不于此時號召人心,以佑明室,復為敵馳驅馬足,縱橫于汴、梁、川、楚之間爰及緬甸,此時此際,明裔固亡,漢祀亦斬,此又大王誤之又誤之者也……”她看出并指出吳三桂犯下的錯誤,說明她本身是有立場的,有態度的在《吳三桂演義》書中,陳圓圓臨終前慨然嘆道:“古人稱美人為傾國傾城,實則人主自傾之,與美人何與?……”

  絡配圖

  此言,不只可看作她在為自己辯護,分明也在替所有亂世紅顏辯護天下的男人,好漢做事好漢擔,別再讓女人背黑鍋了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女人,給她們足夠的安全感,已經夠對不住了還要讓她們背黑鍋,替自己承擔罪名與罵名,那也太差勁了那不等于說明:男人的肩膀,還沒有女人的胸脯堅硬呢趕緊打住吧!

  我寫這篇文章,就是想還陳圓圓一個清白不是替吳三桂還,而是替掌握話語權的男性社會還自古以來,濺在女人身上的污水與口水太多了

  “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貼在陳圓圓頭上的這個最搶眼的標簽,是吳梅村《圓圓曲》里的名句《圓圓曲》里還有這樣的詩句:“若非壯士全師勝,爭得娥眉匹馬還,”“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吳梅村是秦淮八艷之一卞玉京的老情人卞玉京與陳圓圓曾同住橫塘,有交往,用當代話來說即“閨蜜”晚明娛樂圈的流行語:“酒瀘尋卞賽(卞玉京原名),花底出圓圓”,說明卞玉京與陳圓圓是秦淮風月場上的姐妹花,旗鼓相當

  吳梅村早就認識陳圓圓崇禎十二年,即1639年,他去北京辦事,路過蘇州昆山縣,在縣太爺楊永言的酒宴上初睹陳圓圓風采,過目難忘后來又一直關注其大起大落的命運他骨子里是陳圓圓這個當紅歌星的粉絲

  順治八年,即1651年,吳梅村重逢信佛后自稱玉京道人的卞賽,“共載橫塘,追懷往事,不勝今昔之感”,同時又想起曲終人不見的陳圓圓他寫了一首《聽女道士卞玉京彈琴歌》之后,又順手寫下《圓圓曲》由于陳圓圓在他心目中份量太重,他在詩中也無意間強化了陳圓圓對那段改朝換代歷史的作用他正想借此而狠狠挖苦一下明末降清的那么多賣國賊是啊,妓女尚只是賣藝,賣色相,心仍然屬于自己,吳三桂之流的男人,卻把生意做得更大了,不僅賣身求榮,甚而至于賣國以圖加官進爵

  陳圓圓名氣太大,這首《圓圓曲》一經寫出,即被天南海北廣為傳抄,有洛陽紙貴之勢云南府同知劉昆之子劉健在《庭聞錄》中記載:“當日梅村詩出,三桂大慚,厚賄求毀板,梅村不許三桂雖橫,卒無如何也”那時不興打名譽權官司,吳三桂也拿詩人(在古代詩人是無冕之王,比當今的娛記厲害)沒辦法加上詩中所寫情況大抵屬實,吳三桂知道自己要遺臭萬年了當時陳圓圓還活著估計這首流行詩,也沒少給她心理上帶來壓力難怪她一直愁容滿面,直到臨死前嘮叨,還覺得委屈呢

  絡配圖

  《圓圓曲》獲得成功,吳梅村又再寫兩首諷刺吳三桂的詩,繼續痛打落水狗:“武安席上見雙鬟,血淚青娥陷賊還只為君親來故國,不因女子下雄關取兵遼海哥舒翰,得婦江南謝阿蠻快馬健兒無限恨,天教紅粉定燕山”,“巴山千丈擘云根,節使征西入劍門蜀相軍營猶石壁,漢高原廟自江村全家故國空從難,異姓真王獨拜恩回首十年成敗事,笛聲哀愁起黃昏”

  吳梅村寫詩時義正辭嚴,遺憾的是,他作為前朝榜眼及復社名士,自已也未能保持住名節隱居十年之后,到底耐不住寂寞,也跟錢謙益,侯方域等一班才子一樣,北上應召,跪謝清廷授予秘書院侍讀,為區區四品閑官竟折腰后升任國子監祭酒他寫詩嘲諷吳三桂固然沒錯,可憑他后來的所作所為,確實沒資格批評陳圓圓的陳圓圓寧做尼姑,也不當王妃吳梅村卻連做和尚、當隱士的勇氣都沒有沒削去萬千煩惱絲,反而扎起小辮子,甚至還“頂戴花翎”他注定只是個“口頭革命派,”說起來是一套,做起來是另一套,批判別人很容易,偏偏忘了批判自己

  清廷召他出仕,他不敢拒絕明明是自己膽小怕事,偏找個理由:“雙親懼禍,流涕催裝”啟程時對鄰居哭訴的托辭是:“余非忘國,徒以有老母,不得不博升斗供菽水也”瞧,他也找了一個女人替他背黑鍋那是他的母親借母親的名義,把自己該承擔的給減輕了這樣的男人,連陳圓圓都不如這樣的文人,沒有資格評價紅顏的,更沒有理由批判紅顏誤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无码一级做a爱过程免费视频